撒钱

All posts tagged 撒钱

见证历史的时刻终于到了!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席卷全球,截至3月21日累计确诊人数达到271416人,世界70个国家的经济纷纷遭受重创,全球资本市场暴跌不断、腥风血雨,实体企业纷纷关门停业、很多因此资金断裂而破产倒闭。

多个国家紧急出手,在采取多项措施仍然收效甚微之后,祭出了最终极的一招——“撒钱!”

日前,美国白宫要求国会再拨款1.3万亿美元,其中向陷入困境的航空公司提供的500亿美元贷款,以及向因病毒爆发而陷入严重困境的经济部门提供的1500亿美元,除此之外还有直接支付给美国人的5000亿美元。

美国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周四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在国会获得通过,他将在三周内向每个成年人提供1000美元,每个儿童500美元。他还表示,如果国家紧急状态持续下去,将会发放第二轮款项。

美国的这一波操作,学名叫做“直升机撒钱”,是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曼提出的概念——一般来讲,当经济受创之时,初级手段是降低利率;高级手段是零利率、量化宽松;若是大幅防水仍不管用,就只能采取终极大招,直接给居民撒钱了!

不止美国,全球多个国家也开启了“撒钱”模式。

在日本,据日本共同社18日报道,作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紧急经济对策核心内容,日本政府与执政党正在探讨向国民发放“现金补贴”,目前日本的暂定发放标准为每人10万日元,折合成美元约为110美元,比美国的每人1000美元少了一位数。

不过这已经是日本的最高规模了。当年日本在200年金融危机时就发放过政府先进补贴,当时是每人发放12000日元补助金,并对65岁以上和18岁以下人群多加8000日元。

在香港,2月26日,财政司长陈茂波宣布,将给所有2021年3月31日前满18岁或以上香港永久居民派钱10,000港币,预计这项措施惠及700万人,耗资达到710亿。

同样,香港的“撒钱”也是最高规格。这种措施历史上有三次,第一次是2011年全民6000港币;第二次是2018年全民4000港币;这次直接达到10000港币。

在澳门,2月13日政府宣布向每个澳门居民发放3000澳门元、共计22亿的电子消费券,限定在3个月内在餐饮、零售等行业消费。此外,未来还将多发放一次600元的医疗券;补贴澳门居民住宅3个月的全部水电费等等。

01

而中国也有多地开始“撒钱”,不过是以消费券的方式。

南京力度最大,放出3亿!3月13日,南京打出促进消费“组合拳”,除更大力度放开城市服务业、鼓励机关干部带头消费外,又统筹资金向市民和困难群体发放消费券,通过政府引导与商家促销相结合,尽快形成现实购买力,推动服务业全面复苏。消费券总额度3.18亿元,主要包括餐饮消费券、体育消费券、图书消费券、乡村旅游消费券、信息消费券、困难群众消费券、工会会员消费券等7大类。

(图: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带头“下馆子”吃鸭血粉丝汤)

宁波1亿元!同一天,宁波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宁波市、区县(市)政府、企业将联合推出1亿元的文化和旅游惠民消费券,所有市民和游客可在指定平台上领取,在指定的景区、酒店、影剧院、书店等文化旅游场所凭消费券享受优惠折扣。

济南2000万!3月19日,济南市委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为提振消费信心,济南将开展“第四届文化惠民消费季”活动,面向旅游景区、旅行社、影剧院、演艺场所、书店等文旅企业推出2000万元惠民消费券,拉动文旅消费。

舟山40万张消费券!3月18日,舟山宣布将向舟山市民免费派送40万张消费券,40万张消费券共分为4大类别,包括美景、美宿、美食和美乐,按照每个类别10万张进行派送。 苏州吴江区内部提出了一份设想:

其实,发放消费券并非是此次疫情的首创之举,早在2008年金融海啸席卷全球之时,杭州就采取了这种措施。从2009年1月份开始,杭州分两阶段、三批次发放了总额共计达到9.1亿元的消费券,效果也十分显著:

根据杭州市贸易局对杭州第一期消费券的跟踪统计,2041万元的消费券带动了4207万元的消费额,拉动扩大效应为2.06倍,在家电产品上更是高达5.4倍。

旅游方面,截至2009年7月26日,杭州市旅游委员会共回收旅游消费券883607张,直接消费总金额4605万元。据抽样分析,平均每张10元的旅游消费券,可以拉动289.45元的旅游消费,拉动经济的“乘数效应”非常明显。

在这里@全国其他城市,领先城市已经放出大招,就问你跟不跟?

02

相信会有很多小伙伴问了,为啥我们不能像美国、日本、香港等地一样,政府直接发钱呢?

第一、居民拿到钱之后,未必会想着消费,而是会存起来。

中国储蓄率长期世界第一,据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2017年中国国民储蓄率为47%,此时的世界平均储蓄率为26.5%。

第二、居民即使想消费,那么这个钱也可能会流向楼市。国人买房的热情一向高涨,即使是疫情期间,也从未降低过国人的买房热情。

根据CRIC数据,从2月份开始,我国几个重点城市的二手房成交数据就在大幅度增长,南京、杭州、深圳二手房的成交量增幅最大。

是的,在全国人民还不敢摘掉口罩、不敢让小孩开学、不敢吃喝玩乐的情况下,很多人就已经争相奔赴售楼部了。

第三、采用这种消费券形式,限定了消费范围、消费时间,刺激效果无疑能更加精准。从消费范围来看,往往集中在批发零售、住宿餐饮、文化旅游这些受创最严重的行业。

有研究显示,预计旅游1季度收入下降或为1.2万亿元、餐饮零售收入下降9600亿元、交通运输1400亿元、电影100亿元。如果只考虑旅游、零售等消费对本行业的影响,那么消费下降将使得1季度GDP减少约1.4万亿。

03

在消费已经是促进我国经济发展关键动能的情况下,为了刺激居民需求国家已经接连出台各种政策。比如江西已在试行周末2.5天休假、周五下午进景区门票半价的措施;部分专家也提出了鼓励全国推行、主张恢复五一小长假等举措。

当然,这些对于促进消费都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恐怕不是根本之策、长远之策。

其实疫情期间大家的消费意愿并没有减少,只是被暂时压制了而已。比如,有人一次下单77杯奶茶,有人一次点了“一(菜单)本儿”烤肉,海底捞恢复营业首日线上排号爆满,多个景区一开放就人山人海…..冲着这个劲头,估计疫情一结束,大家的消费需求就会出现井喷。

制约消费的关键,还是在于供给不足。疫情对众多企业产生了巨大冲击,一方面是大量企业关店停业,在缺乏经营收入、仍要支付高额成本的情况下破产倒闭;另一方是那些能经营的企业,甚至是需求暴增的线上企业,却因为上下游关联产业的难以复工复产、运输渠道的不畅通,极大地影响了生产产品和提供服务的能力。一个直观的感受是,过去当天就能到的快递,现在甚至要等待三四天的时间。

而要进一步激发居民的消费热情,不让大家花完消费券、释放完疫情的“报复性消费”需求之后就不买买买了,还是要解决长期消费信心不足的问题,而这就关系到整个社会的基本面了。

一方面是如何坚守“房住不炒”的底线,在如今货币宽松的大环境下,买房成本其实已经被大大降低;更何况现在已经有多地变着法的放松楼市、鼓励居民买房了;若是叠加居民普遍预期房价大涨的预期,在居民家庭负债已经八成是房贷的情况下,哪有余力去支援实体经济呢?另一方面是收入差距的问题,如果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底层老百姓哪有动力去消费。

总而言之,“撒钱”只是一种短时手段,如何让“钱生钱”,才是各个国家所要面临的终极课题。

(直升机撒钱是一项极端货币政策。指国家中央银行以税收返还或者其他名义直接发货币给家庭或消费者,刺激消费,降低失业率,克服通货紧缩)